JUKSY 街星JUKSY 街星

您现在所的位置:主页 > 读书 >

解读静安: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

时间:2022-06-02 11:42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《大学》有云“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”,经过了历史长河的积淀,“静安”这个悦耳动人的地名,早已超出了其文字本身的含义,提到她,勾起多少老上海人的珍贵记忆,又是多少新上海人梦寐以求的理想家园。朴实无华的地名,是传承文化的“活化石”,记载了城区的演变轨迹,折射出海纳百川、兼容并蓄、时尚摩登的城区特质。今天就由小编为您带来从汉代成陆开始,到上世纪60年代老静安成区这段时期,行政区划演变和骨干路网建立的多角度解读。

  从法华乡到静安区 今静安区所辖地区,大约是在两千年前的汉代成陆的。随着上海地区成陆过程的不断推进,这里逐渐得到耕垦开发。到宋代,因水利建设、人口增加以及圩田兴起,这里成为人烟繁盛之地,归属华亭县高昌乡管辖。

  元至元二十九年(1292年)以华亭县的东部五乡置上海县,高昌乡属之。明清时期,上海县境虽屡有变动,但这一区域始终地属松江府上海县高昌乡,未有任何变动。

  从历史文献记载得知,昔日高昌乡内有一法华寺,大概在明嘉靖时因寺成镇,名之为法华镇。到了清乾隆、嘉庆年间该镇商贸繁盛,据嘉庆《法华乡志》卷一《沿革》中称,该镇“去邑(上海县城)西十二里,陆路可通,为往来孔道,桑麻接壤,烟户万家,儿县之附郭者,宜以此为首”。因此在上海诸区域中脱颖而出。交通的便捷及区域经济的发展,使法华镇日益兴隆,乾隆九年(一说雍正十一年)吴淞江巡检司因此由吴淞江北的减水渡迁来,改置于此。

  1843年,上海正式宣布开埠。两年后的,1845年11月29日,英国驻上海第一任领事巴富尔利用《虎门条约》第七款中有关通商口岸的规定,获准在上海县城北郊的黄浦滩设置英人居留地。三年后的1848年,基于同样的诉求,法租界与美租界也分别在县城北面和苏州河北面的虹口地区建立。

  租界的建立开启上海发展的新时代。不过,此时的法华镇因地处租界之外。故尚未受到影响。这种平静安宁的局面直到十年后的小刀会起义始被打破。成丰三年(1853年)三月,太平天国攻占南京,形成与清政府南北对抗的局面。同年,太平军从西路进攻上海,八月初进占法华镇。法华镇受战事的影响发展迟滞。咸丰十年,李秀成率领的太平军东征,再次进占,法华镇逐渐为其北部的静安寺取而代之。

  静安寺本为法华镇北高昌乡的一座古寺,原名为重圆寺,年久失修,圮废不用。清乾隆四十三年(1707年),由安徽歙县旅沪商人孙思望捐资重修,恢复旧观。开埠之前,这里因香火较旺而成为四乡农夫交换农畜、置办农具的场所。

  为抵御战乱,工部局于1860年修建了连接租界与静安寺的Bubbling Well Rd.(静安寺路)。这条道路的开辟,直接改善了租界以西直到静安寺一带的交通条件,同时也带动了沿路地区房地产业的发展,使该区片商贸活动逐渐兴盛。而静安寺取代法华镇应该很大程度上受此事影响,这在民国《法华乡志》中有明确的记载:“静安寺,在法华东北四里许,本一大丛林,无所谓市也。粤匪时,英商开辟马路,渐成市集。惟水道不通,贸易不甚畅旺,不过春郊走马,暑夜纳凉,为游娱乐之一境耳。”

  与此同时,自咸丰十年(1860年)上海地区开始普遍操办团练,在法华镇设立团练局,名法华团练局。光绪三十二年(1906年),再设学区时,将局改为区,名之法华区。宣统三年(1911年),城镇乡自治兴起,由于法华地区丁口不满万,故设为乡,整个区域改称法华乡。

  1899年公共租界西扩,将法华乡北部邻近租界的区域划归租界,成为公共租界两区,简称为租界西区,或径称为西区。静安寺一带就在其中。进入20世纪后,借着近代公共交通的兴起以及上海中产阶级的兴起,住宅、商业楼、各种娱乐场所等渐次在租界西区出现。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,大量中外难民涌入租界,一些原设在江湾、闸北和南市等华界地区的学校、机构相继迁入租界西区,西区呈现出畸形繁荣的景象。

 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,政府根据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、美、法与中国签订的《放弃在中国的治外法权及其他有关特权》的新约,接管上海市后即刻废除租界。并将原公共租界西区划分为静安区、新成区以及江宁区和普陀区的一部分,其中静安区东以泰兴路、茂名北路与新成区分界,南以延安中路、陕西南路与卢湾区分界,以长乐路、华山路与常熟区分界,西以江苏路与长宁区分界,北以新闸路、梵皇渡路(今万航渡路)、开原路与江宁区分界;新成区则东以西藏中路与黄浦区分界,南至延安东路、中路,北至吴淞江边;江宁区东以泰兴路、淮安路(今泰兴路北段)与新城区为界,西至江苏路、长宁路,南界是新闸路经梵皇渡路到开纳路(今武定西路)。1949年中国接管上海,基本维持了当时的政区设置。1956年,上海市行政区划改革,静安区建制撤销,将其常德路、富民路以东地段划归新成区,以西地段划归长宁区。1960年,恢复静安区建制:撤销新成区和江宁区,将新成区成都北路以西地区、长宁区镇宁路以东地区以及江宁区全部合并,更名为静安区。至此,静安区终于形成。

  骨干路网建立 静安区域内的道路形成,大致可以划分三个阶段。第一阶段,传统农业社会的村落间小路。宋代开始,今上海地区的水田农业,逐渐得到发展,圩出技术的进步,推动了江南水乡的形成,人口逐渐开始增多,相应作为定居人口的生活场所,聚落也开始增加。到上海开埠之前,传统村落已经比较密集,村落间一定有相应的连接道路。第二阶段,上海开埠至公共租界第三次扩界。这个时期,因战事需要,外国军队开始越界修筑“军路”。静安区域正位于上海租界至苏州的前沿,“军路”中有五条通过今静安区,如1862年修筑的静安寺路(今南京西路)、极司菲而路(今万航渡路)、徐家汇路(今华山路)、麦根路(今西段为淮安路)和新闸路。由于现代道路的筑成,以及北部临近吴淞江大宗货物运输的通道,区域发展开始表现出新的特征,如19世纪末在麦根路两段已经形成了工厂的聚集区,也形成了又袋角区片地名。第三阶段,公共租界第三次扩界至20世纪40年代。这个时期是静安区地名和地名文化快速形成和发展的时期。城市建成区快速地南东向西推进,普通的里坊弄和一批花园洋房建成,同时各种工厂也在同时发展着,与居住空间相配合的各类文化机构和场所也伴随而生。除了上述五条道路外,1900年公共租界又修筑了戈登路(今江宁路)。这六条道路构成了静安区在这阶段早期地名空间发展的骨架,可以说,以后形成的道路大多数与这骨干道路相关,以插补交通空间为特征。1902年静安区域道路空间布局,显示了这个时期道路空间与建成区的空间关系。

  在上述地名文化形成的三个阶段中,第三阶段公共租界第三次扩界至20世纪40年代最为重要,因为其是静安区域地名文化形成的最重要时期,无论从地名的数量,还是地名文化的内涵,均大大超越前面两个时期。

  从图中可见,到了静安区域城市建成区发展成熟时期,工厂主要分布在新闸路一线以北,而花园洋房主要出现在新闸路一线以南,尤其是延安西路一线以南最为集中。普通里坊弄住宅则显现东两分异的特征,成都路至江宁路之间最为密集,而公共租界界线以两也初显一定的密集程度。上述分布特征显然受构成静安区域内地名形成历史的因素有关。在第二阶段中,军路开拓仅仅完成了应付战争的需要,而留下的现实交通基础为区域内的开发提供了条件,又则静安区北部临近苏州河.便利的通航大宗货物的运输条件,为工厂区的形成提供了发展的基本交通要素,工厂在这样的条件下,结合上海港的进出口的条件,集中发展成了必然的进程。

  普通里坊弄的建设与公共租界的发展繁荣相关。一般而言,城市建成区的推进大多由近及远,以已经开拓的道路为先导,循序开发。静安区内普通住宅仍然遵循这个特征,在成都路一线,已经临近开发比较成熟的跑马厅周边地区,成都路以西当然成了开发商的觊觎之地。至于静安寺以西的住宅集中地的出现则受另一个因素的主导。19世纪末,公共租界第三次扩界后,界线就在静安寺一线。由于租界内外土地管理制度有很大差异,租界外土地的买卖相关的申报规章约束少,相应费用也少,因此这一地区原有旧村庄的土地,在需求的刺激下,很快转变为住宅,尤其以棚户简屋为主。如区片地名中,太平里、田鸡浜、永源浜等处均是如此。

图片专区